【前路2】 存在何以會被遺忘? 第五十五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翔曦


「翔曦」,翱翔在晨曦來臨之時,第五十五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會長Bobo卻笑說:「新嘅意思係長久以來LingU(嶺南大學)都冇希望。」2022年5月27日嶺大校方收回學生會和虎地書室的場地使用權、各課程聯會於劉李婉嫻康樂樓一樓之會室及興趣學會和基督團契所在的二樓,並終止學生會民主牆、佈告板使用權。「冇咗會室同校方停止代收會費之後就到收返民主牆,嶺大學生會自此被認知為解散咗,其實我哋仲喺度。」當國安法紅線蔓延香港各大學學生會之時,現屆嶺大學生會再次思考存在與遺忘之意,存在何以會被遺忘?又有甚麼正在萌芽和延續?


#存在何以會被遺忘? 「學生會最強調嘅係有民主自由。」民主自由的體現在於學生會會章列明學生會必須延續「學生自治」的精神和有必然存在的地位,校方保持政治中立並不干涉學生會事務是雙方的互信表現。「學生參與社會事務、自發組織活動再將社會議題帶返校園。」現屆嶺大學生會會長Bobo 認為學生會一直在探索社會議題和學界的發聲空間,倘若大學否定學生會的存在,同學參與及討論校內事務的權利將被削弱。「大家由好努力變到開始力不從心,因為我哋唔知新嘅打擊幾時嚟。」然而嶺大學生會仍然以「存在」去對抗背後更多未知的恐懼。

嶺大學生會已解散?Bobo 苦笑,續回應:「Officially 我哋係八大第一支上到嘅幹事會正莊,只係先天不足冇人想知Ling U 嘅嘢。」Bobo 同意相對各大學學生會嶺大學生會有種自成一格的感覺,不論校內和媒體關注度都是被忽略的常客,他舉例2021 年12 月三間大學強行拆遷六四雕塑展品備受關注,嶺大的天安門大屠殺浮雕也在2021 年12 月24 日清晨被圍封並移除,然而公眾視線只聚焦中大民女像和港大六四浮雕。接着連串收回學生會場地及民主牆使用權的動作,Bobo 認為是校方刻意抹去嶺大學生會的存在,一步步溫水煮蛙,使學生噤聲。



#遺忘即延續 嶺南橋被粉飾太平、昔日學生聯會會室所在的康樂樓翻新裝修,一磚一瓦的歷史痕跡續漸被遺忘。Bobo覺得比起遺忘,嶺大被刻意消失的部分更彰顯延續之價值。「有咩地方刮花咗都係一個痕跡,即使graffiti俾油漆遮住,我都覺得呢啲係延續。」如學生會室牆上歷代幹事會成員的人物關係圖、對某些議題的想法、某明星「世一」的塗鴉,還有「老鬼」留下的學生會室分間用途的文件。收回學生會之後珍貴記憶雖被磨滅,但Bobo覺得顯然而見的痕跡即延續的證明。

「2014雨傘運動係我第一次真係覺得自己係香港人。」延續萌芽在每個人體內。公民廣場、旺角和金鐘、昔日的《主場新聞》和《熱血時報》建構Bobo理解世界的方式。修讀文化研究,Bobo從中學起已開始留意到香港繁華表面之下的暗湧:「97主權移交意味我哋享有嘅個人權利同發言空間隨時被收返。」他記得學校國民教育科曾填寫身分認同的問卷有「中國香港人」、「香港中國人」和「其他」三個選項:「份問卷係咁要我哋clarify返我哋係咩人,嗰次我對自己嘅身分第一次有懷疑。」進入大學,Bobo選擇參與學生會實踐他的身分認同。


#嶺大學生會的前路 嶺大學生會幹事會候選內閣翔曦在2021年11月學生會大選中以總票106票67票信任正式當選,全校超過4500名學生中365名為學生會會員,校方質疑學生會代表性不足因而考慮不承認學生會地位。至2022年2月8日,嶺南大學終止學生會與校方於2019年簽訂的《場地使用協議》並發出三個月遷出通知以收回學生會的場地使用權,通知書內容沒有清晰提及收回安排是暫時或是永久,裝修工程完結後又會否與學生會簽訂新的場地使用協議。其後學生事務處職員突然通知學生會幹事會,總務處決定收回口頭承諾可作裝修期臨時存空間的各課程聯會於康樂樓一樓之會室、並終止學生會民主牆、佈告版使用權。 「校方成日話遲啲再討論,呢方面就會覺得我哋係單方面被通知。」校方高層、總務處和學生事務處的「反覆」和「態度180度轉變」、嶺大校長鄭國漢開記者會交代事件沒有邀請學生會及編委,還有收回學生會辦事及發言空間等例已證明校方和學生會的溝通早已名存實亡。前路如何?Bobo說:「我哋會繼續做埋未做嘅嘢。」籌辦大學迎新夜、歌唱比賽、繼續列席大學委員會的討論,只要嶺大學生會尚未「被解散」,他們都會在泥濘中前行。 #學生會 #紅灰 #嶺南 #大學 #遺忘 #存在 #素人專訪 #前路系列 ———— 【前路1】不曾消失的高牆 反修例案出獄青年的感悟和掙扎: instagram.com/p/CgeLGMssdXM 初試啼聲文章重溫: findagoodboss.com/blog/categories/初試啼聲 專欄【聽講話】重溫: findagoodboss.com/blog/categories/聽講話 支持我們繼續寫: bit.ly/support_firstin

12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