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前路3】政綱「有違社會標準」被嚴懲 上任兩月忍痛總辭 浸大學生會幹事會滄溟的未竟之志



炎夏五月,正值大學暑假,浸會大學的李作權大道依舊人來人往,民主牆上的大字報相當醒目——「學生事務處請立即公開SU投訴之調查報告」,細看之下會發現在旁有幾封悔過書,乃是出自浸大學生會幹事會「滄溟」成員手筆,新莊甫上任便捲入投訴風波被校方懲處,不足兩月便宣布總辭,成為早夭的幹事會。學生會選舉為香港僅存的民主選舉,為何堂堂民意授權的學生代表,需要認罪悔過?2023 年的浸大,到底發生過什麼事?


香港經歷反修例運動洗禮以及港區國安法的實施,公民社會各組織相繼解散,八大學生會唇亡齒寒,多間院校內閣出缺。能如常運作的,亦面對校方拒絕承認、停止代收會費、甚至收回會址等打壓。浸大校方去年起亦暫停為學生會代收會費,令學生會會員人數大減,由原有的約 11,000人,銳減至 1,700人。滄溟前外務副幹事長戴嘉平(平)認為,此舉無疑是削弱了學生會的代表性,亦嚴重影響學生會的財政收入。前幹事長許雯珣(Sylina)認為學生會代表全體學生,「唔係交咗會費先算係學生會一份子,只要係浸大學生,都會係我哋服務對象。」浸大在 2020 年後連續三屆「斷莊」,直至滄溟參選,方令學生會出現曙光。


Sylina 認為,受社運和疫情影響,校內同學不熱衷參與校內活動,亦受社會環境影響,失去參選學生會的信心,議政風氣更見沉寂。滄溟在選舉期曾以留言板方式收集同學對不同議題的意見,校園膳食問題最受人關注,而政制發展則興趣缺缺。


儘管如此,滄溟於 3 月底的學生會選舉中順利取得 516 名會員投下信任票,投票率近三成,順利於 4 月 1 日履新成為新任幹事會。然而蜜月期僅有三天, 4 月 4 日,成員就收到校方來電,指接獲匿名投訴信,指政綱、個人背景簡介中部分字句問題。事後,學生事務處曾約見全體成員,平指,校方表現出一種「罰硬」的態度:「部分幹事會成員要走,否則成個剷起佢(學生會)。」當時眾成員已有心理準備接受處分。

.

4 月 17 日,校方成員與幹事會成員進行約半小時的閉門會議,校方要求他們關掉手機,以免把會議內容外洩。席間校方代表向成員派發兩頁紙的懲處信,要求他們選擇認罪或不認罪,如不認罪則可循機制上訴。懲處信指「幹事會在網上平台發布的資料,部分對過去事件的描述,出現誇大、缺乏事實根據及偏頗的情況,並不符合社會的標準和價值觀。」校方結論為幹事會成員違反《大學行為守則》的第 4 條「學生應尊重基本的文明觀念,並確保他們的行為不會傷害任何人或團體」,干犯了《不良行為範例》第 16 條:「誹謗個人或團體、仇恨言論、辱罵、冒犯、淫穢或威脅的語言或表達方式」。



校方終裁定投訴成立,對幹事會全體成員作出紀律處分,包括一封悔過書及 600 字反思文章,「要有真誠反省歉意」,他們亦須重讀浸大必修的國安教育課程。幹事長、內務副幹事長、外務副幹事長及外務秘書更被禁止參與校政及學生組織為期 16 個月,至明年 8 月 31 日為止,即時生效。大學是社會的縮影,此舉儼如剝奪他們的參政權利。幹事會不滿校方以保護投訴人私隱為由,只願選擇性透露部分投訴信內容,亦拒絕公開事件的調查報告,懲處理據不清。平表示:「質疑多兩句就叫我哋有咩上訴講,更加令我哋認定自己係無罪,一切處分都係唔合理。」



然而在 5 月 8 日,幹事會全體成員宣布請辭。Sylina 解釋,本身絕無自行辭職的打算,然而在事後,學生事務處曾多次致電施壓,亦建議幹事會繞過程序處理,「視學生會會章為無物」。他們重申學生會為獨立架構,校方權力不應凌駕學生會,亦沒理由出一封信就能將四名幹事革除。而根據學生會程序,一日未向評議會遞交及通過辭呈,他們仍屬幹事會成員,惟他們指在校方眼中,由遞出懲處信一刻已被「DQ」。他們無法與去屆成員順利交接,無法進出學生會會室,無法以學生會幹事身份租借場地,無法在校舉辦就職典禮,更被褫奪參與校務會議的權利,變相無法履行職務。前內務副幹事長梁肇鈞(Oscar)引述校方指若然不能委任臨時行政委員會,就不會與學生會有任何合作。為了令學生會盡快恢復日常運作,他們遂忍痛決定總辭。



事後,幹事長 Sylina、外務副幹事長平及外務秘書陳逸豪(Eaco)以個人身份組成聯合上訴平台,收集聯署及一人一信,要求校方撤回懲處。他們在校內收集聯署期間,有外籍教職員甚至保安也簽名聲援,令他們鼓舞。他們亦聯絡了十八區商戶代為收集聯署,邀請社會人士以行動回應校方指幹事會有違社會標準和價值觀的指控,截稿前已收集約 1,600 個聯署。上訴聆訊於 5 月 29 日舉行,不過,由於調查報告石沉大海,他們坦言對結果不樂觀,只能盡力而為。由於聆訊截稿時尚未進行,他們暫未擬公開被指有問題的政綱。


聯合上訴平台 5 月中曾發布一段指稱為學校高層講話錄音:「喺呢度再講多少少個人感受,你哋可以有好多抗爭,但你記住一樣嘢,你打我一拳,我一定踢返你一腳。咁搞落去呢,學生會就好慘,當然我都好慘㗎。」據傳媒報道,該人為學生事務處輔導長霍廣賢。


眾人均表示對此番言論震驚。他們重申並非與校方搞硬對抗,並非「打校方一拳」,幹事們自選舉前便一直擺出願意合作的態度,他們透露因政治風氣比較敏感,選前曾應邀與校方會面,給予年度計劃書及政綱予校方過目,他們斟酌過後修飾過政綱中一些用詞。平承認情況為歷屆鮮見,惟因政治環境較為敏感,亦望與校方維持良好關係因此答允。收到投訴後,校方曾與其單獨會面,當時對方回應:「估唔到原來出面把尺比我更加嚴。」



回首上任前,他們坦言經歷社運洗禮,已做不回一頭「港豬」,更不願自宮成為一支「福利莊」。Sylina 曾在訪問中表示「我們想捉緊僅有的曙光、希望、空間,看到少少機會,就要去做。」如今上任不足兩月便告解散,是否代表學運氣數已盡?她笑說回首過去猶如「鞭屍」,上莊後受到校方打壓,感慨學運寸步難行,現在的答案是「唔好發夢」。而第二年上莊的 Oscar,曾因黎明行動被控普通襲擊及拒捕罪成被判入勞教中心半年,出獄後繼續發奮學業。他曾訂下「三年計劃」,追尋參選學生會的志願,無奈被校方懲處,理想被迫擱置。


學生會評議會日前已通過幹事會的總辭,意味著幹事們正式告別體制,目前聯合上訴平台的帳戶仍在運作,Eaco 笑言或會彷效浸大關社專頁「浸大山神」在體制外繼續關心時政校政,盡學生應有的社會責任,為不公發聲,「說好浸大故事」。


在基督教家庭長大的 Sylina,跟該名失言的學校高層一樣也是基督徒,她指是次風波校方的處理手法為人詬病,令持不同政見的家人亦與她站到同一陣線。她希望校方明白,不能龜縮在後冷處理學生訴求,因為學生才是學校最重要的持份者,嚴懲學生,只會令同學對校方失去信任,儼如「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平認為校方高層的言論令學生會尊嚴被冒犯,對學生會抗爭施以報復的舉措違反了教育學生、保護學生的天職,「真係仇恨言論。」。他們表示不怕受懲處,因為他們一直在做正確的事,一路走來,始終無悔。



撰文:Jade

攝影:Nic

排版:Pop巴打


聯合上訴平台:


————

【前路2】存在何以會被遺忘?

第五十五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翔曦


初試啼聲文章重溫:


支持我們繼續寫:

115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