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性別(Verb)- 1】 擴闊您對性別的想像 一坪半性別空間的存在和美好



「『一坪半』係個可以造就人與人相遇和產生關係嘅性別空間,佢係令多元性別者感到安全舒服嘅safe space。」

“We are so proud to be gay!” 2018年香港同志遊行在陣雨中從銅鑼灣維園出發至中環。鬧市Rainbow shower一幕、電車乘客向表達同志平權訴求的遊行人士舉拇指一幕、多元性別者高舉彩虹旗一幕。四年過去記憶定格,香港的性別運動幾經枯萎後重開,只要養好沃土,都是靜候再次萌芽綻放之時。萌芽播種,3位多元性別者於2021年9月創立一坪半性別空間,隱身觀塘工廈,深耕細作地翻土種樹。


「一坪半性別空間嘅存在係一句statement,唔係questioning。」

兩位創辦人Janice和Louise心照不宣:讓香港人多個選擇和空間討論多元性別議題、性別小眾能夠安全舒適地談及自身性別經歷、聆聽需要情緒支援朋友的故事。Janice和Louise從平權運動和性別小眾身分走來,她們常常思考何謂真正的性別友善和「性別空間」的存在意義。從倡議身位走向更「貼地」的日常性別討論。對答間,兩位自然地流露倡議者的熱誠和理想:「我哋希望性別小眾有權利喺公共空間自由地發表有關性別嘅任何言論。」年半營運,二人發現空間能夠治癒人心:「喺呢個空間性別小眾可以搵到最舒服嘅位置去釋放情緒。」如是,一坪半的「存在」成為陳述句:我們在這裏,為多元性別朋友開了一扇窗。


「一個人嘅性別覺醒可以好漫長,亦可以好似火花咁一撻即着。」一坪半是個未知空間,一邊期待性別議題和個人內在的衝擊,一邊默默為帶着性別疑惑的「坪友」打開接觸性別社群的渠道。然而一個性別不友善的社會往往成為性別小眾開啟新世界的阻礙和壓力來源。Louise嘗試以分數衡量香港的性別友善程度,「10分裏面最多得5分」,眼見主流媒體常用「變態人妖」角色定型扮裝者、網絡以歧視傷害的言語對跨性別性工作者評頭品足都是社會性別意識不足的例子。Janice補充:「我哋唔係講緊喺條街見到兩個男仔拖手,冇人衝出去鬧佢哋就係性別友善。」大至性別友善廁所、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小至日常的性別玩笑都是關乎性別社群裏不可輕視的生活和人生課題。



情緒治癒是一坪半性別空間延續下去的力量,它不是神奇療法,僅是毋須複雜言明的愛和陪伴。「願意作為樹洞去聆聽就是治癒的開始。」Louise分享曾跟到來一坪半的順性別男性就性別定型和氣質討論:「男仔係未一定要好陽剛?如果男仔斯文陰柔會點?」第二次見面,這位男生穿上女裝並透露他自小就喜歡穿媽媽的衣服,Louise喜出望外,她覺得能一起探索性別穿着,這是對性別空間的信任。Janice也分享在一坪半發生的甜蜜事,「有對同志couple嚟

話返畀我哋聽佢哋係喺一坪半認識,由傾計開始,從朋友發展成情人,我聽到真係由衷覺得好感動。」由safe space轉化人與人相遇的空間,性別一詞變得更獨特美好。


比起資金匱乏,在香港做性別議題總會遇上低潮期,Janice分享:「有段時間開始有啲迷茫同懷疑,覺得成果好慢,畢竟性別議題唔係好快就有顯著成績嘅事。」「揼石仔」般前行,Janice不免懷疑性別空間的存在需要和在香港真正關注性別議題有幾人。如其將正面說話當作說辭,不如說失落和堅持信念必須並肩而行才是繼續投入性別運動的動力。


在一坪半的小小空間,擴闊您對性別的想像。微小改變始於開始,「當香港唔再需要有類似一坪半呢啲空間同倡議團體,唔再需要透過爭取去獲得(性別小眾的)權利同尊重,就係我哋理想嘅性別友善。」



撰文:Erica T.

攝影:@filming_road

排版:Pop巴打


一坪半性別空間: @onebookhalf_genderspace



————

【前路3】

守護牆內人的堅定信念

在囚支援平台「候鳥」


初試啼聲文章重溫:


專欄【聽講話】重溫:


支持我們繼續寫:



20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