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她是一個大學畢業一、兩年的女生,說話爽直,思路清晰,一開口就好像可以滔滔不絕,又總覺得她對社會有種不滿。步入「社會大學」,與同年的同學相比,她找到一份薪金不錯的工作,收入穩定,工作內容不算困難,唯一就是比較沉悶死板。她說,這份行政工作,所有事情都已有系統和程序,「你就係跟,跟住去做」,根本沒有發揮自己的空間。她認為,「工作」這回事,應該是一個可以「實現自己的過程」,讓自己的想法和價值,可以在工作場景下,實踐出來。


她有一個夢,她想成為演員,一個在本地劇場上的全職演員。不過,在香港要成為全職演員,你和我都知道,不論是疫情前還是疫情時,都是極困難的。她說,能夠「做自己」的時候,就是晚上六時放工後的那幾個小時。作為一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她不甘接受大人看起來是正常不過的常態;不過現實是很現實的,如果她放棄現在的工作,成為全職演員,沒有演藝學院背景和家底的她,可能「開飯」都成問題。


她「諗唔明」。她問,為甚麼這個世界總會有人,喜歡設定好一些人生路途予大家,「好似人生有哂步驟喇,你出世就係要讀書,讀完書就係搵工,搵份工就應該係要點點點,儲一筆錢就要結婚生子,然後退休」?為甚麼她和年輕一代,不可以「開創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結果,合約完了,她主動不續約,也就來到了我們的平台。我作為生涯規劃的工作者,知道行內有一個字叫「Jumpy」(中文翻釋大約應是「不穩定」),就是說求職者在每一至兩年間,都會轉換工作,「做唔長」;人力資源部門看到這些求職者,都會給予負評,因為大家心裡都有種希望,完成訓練的員工,可以長期以年計貢獻公司。這其實是一個幾迂腐的想法,彷彿她要將自己獻身給一間公司才是道理,不說還以為這是信仰上的決志。無論如何,時代不同,人應該有自己選擇的自由,工作不過是人生一個部分,公司也不常視員工為不可或缺的資產,用完可以即棄。她,也選擇了「Jumpy」,成為一個斜槓青年(slasher),為自己想做的事冒一次險。


平台成立也都兩年有多,社會事件叫作平息了,入獄的入獄,出來的有些也出來了;不過,當再思平台前路時,青年工作其實還沒有完結,19年以先,問題已在,而當我們放下前設,反思現實,你就會發現,社會上仍有很多事值得而可以被改變的。她,不過是其中一員,很多跟她差不多年齡的青年人,其實都有著差不多的想法。是幼稚不成熟,還是冒險敢創新,其實視乎角度吧!她,最終有沒有成為一個成功的演員?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選擇了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原文刊於《時代論壇》專欄【聽講話】:

https://bit.ly/3taZBPW

1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