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道人轉身做36歲地盤𡃁仔



#傳道完聽粗口

Stephan(化名)從銀包中取出多張建造業有關的證明書來——跟他溫文爾雅的外型舉止很大反差。


「呢啲都係我離開咗教會之後考番嚟。」他說。


他本來是個傳道人,19年社會運動爆發,他緊守着崗位。「我講道嘅題目,都係有關公義,我想作為信徒,要活出踐信於行嘅生命嚟回應社會。」沒想到一年後,卻因為政見,要被迫辭職。「嗰日仲要係6月16日。」


走出教會,有牧師介紹他到一位弟兄的裝修公司做𡃁仔。「主要裝修住宅,五百蚊一日,僅僅交到租,但我都好感恩,點都做住先!」跟隨的老闆專業鬭木,他便每日十多小時做跑腿買料、上料,搬搬抬抬。「啲訂造傢俬送到嚟,我哋就要拆包裝、掉垃圾、封邊,我手腳唔夠快,成日俾人鬧,老闆出名大脾氣,粗口好密,哈哈!」


#25米高的不安

Stephan說,老闆雖然「粗口好密」,但心地不差。「好關照我,只係有啲睇落好邋遢嘅工作,我做嘅速度真係滿足唔到佢要求。」


另一位弟兄隨即又引薦他到地盤做墨斗,把圖則的線變為地盤現場的線。「我去到都係做𡃁仔,有時要喺幾層樓嘅最高位做嘢,去到樓面,好多時未必有位俾你扣安全帶;試過最高上到廿五米,起個台架,上面整塊木板,塊木板跣腳嘅,下面就係街!」



在地盤工作沒多久,太太告訴他晚上經常發開口夢。「佢話我嗌:『我跌落去啦!』」數個月後,太太着他辭工。「佢話:『我驚你有日真係跌咗落去!』」


辭了地盤工後,剛好之前報讀建造業議會的一個雲石裝嵌課程開學。「讀三、四個月,有津貼,叫做有錢交租,讀完又有個牌。呢啲課程,佢哋有得開課,我又冇嘢做,就會𦧲飯應!」


#去夜場得閱歷

由傳道人轉做地盤工,只因Stephan從前是讀工程和建築出身。「嗰陣考完會考,我諗男仔梗係做工程師啦,就去讀同工程相關既高級文憑,後來去又去某專上學院讀建築學位,但係讀建築太辛苦,不眠不休,捱到爆肝咁滯,我身體唔好,惟有中途退學。」

那時他其實已想過要做全職傳道。「我中學信主,但我想人生要有啲閱歷先可以做到牧職。」最後選擇了當初級工程師。「經常要OT,有時O到十一、二點。」更因此獲得很另類的人生閱歷。「成日俾老細捉我哋落去夜場慶功,做嘢已經做到不似人形,完咗工仲要去呢啲地方應酬,唔好啩?」


#睡門罅的婆婆

死頂了一排,慶幸找到了房署維修計劃的工作。「去屋邨逐家逐戶拍門,檢查有乜要維修。」包括數不清的「垃圾屋」。「有次敲門,個婆婆好快就閃出嚟應門。原來佢全屋都係垃圾,多到去天花,好震撼!佢瞓覺都係攝喺條門罅度,我哋根本入唔到去。」還有一間勉強入到屋檢查,但卻換來一腳糞便。「成屋地下都黐笠笠!另外兩個師傅,一早出咗門口,我檢查完出嚟,都話佩服我,哈哈!」


看到了很多貧苦大眾,令Stephan感受至深。「佢哋好多嘢需要幫助,未必只係維修間屋。我就諗:點解我唔好好去侍奉上帝,去服奉佢哋呢?咁啱嗰陣教會有牧師問我哋呢個問題,我就開始搵神學院讀裝備自己,又開始嘗試入教會工作。」


#狹縫中的溫暖

還以為從此可以專心侍奉,Stephan卻苦笑坦言,在教會工作的十一年,體驗到的「刀光劍影」比感動的還要多。「好多人同事比現實更現實!感恩嘅係,身邊總有啲弟兄姊妹一齊互相服奉。」


至今離開教會工作年半,他除了做過地盤𡃁仔、考取各式證書牌照外,間中也有當生態導賞員。「我呢段時間有讀呢方面嘅課程。」而重返牧職,他卻沒太大寄望。「都有寫信應徵,但一來某啲堂會招聘程序比較繁複,短則三、四個月,分分鐘等一年半載先返到工;二來我之前係被辭職,冇reference letter搵工比較困難;三來我覺得𠵱家嘅教會,面對新時代的挑戰是有必要轉型。」


故為了生計,他現在甚麼工都申請應徵。「財政方面好徬徨,今個月交到租,下個月都唔知點算。不過,我知道𠵱家好多香港人,都面對緊同我一樣嘅問題,有啲比我仲複雜同難頂,但我認為大家千祈唔好絕望,唔好俾外面嘅環境,磨蝕我哋度氣,要繼續堅持做我哋認為正確嘅嘢!」對!避唔到,一齊捱!


撰文:Chris

攝影:@filming_road

排版:Pop


----------

記得follow:

@firstin_hk

你希望聘用呢位朋友?請即DM:

@findagoodboss_official


16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