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反修例出獄年輕人 求職讀書一波三折 只求平等機會


【後記】

那天收到明周實習記者的邀請,想約談訪問釋囚就業升學的困境。訪問,在這個年日,可免則免。不過,2019年後釋囚的故事和景況,其實很值得說出去、寫出來,特別是有些朋友不便或不想接受媒體訪問,就借我與平台把口說出去吧!


因此,就爽快應承了。如果這是三年前接受的媒體訪問,應該沒有很大包袱,去就是,不用準備甚麼,「我口講我心」則可。但,這些年日,媒體減少,這題材的訪問少之又少,難得有機會說說釋囚青年的故事,就得好好把握。


結果,訪問以先,我也特意找了幾個友好在囚者團體的負責人,找他們都認真談談,全面一點了解不同在囚者的情況。談完了,也拿起紙筆,寫下重點,深怕違失了大家覺得重要的角度。其中最深刻,還是他們內心那豈為外人道的掙扎:「點解係我?點解唔係在快樂人生的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