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起跑線 地盤文職傾身家追電影夢


你的夢想是甚麼?所謂的人生,又是否只有讀書、工作、買樓、結婚、生小朋友這條路?九十後的立青,從小很聽父母話,由讀書時選科,到投身社會搵工,一切都以穩陣為上。「佢哋認為,我應該有書就讀,有工就返,然後賺錢、儲錢、買樓、結婚……一直以嚟,我都因為佢哋打緊『安全牌』。」

直至數年前從事一份地盤行政文員工作,每天朝八晚八的打工仔生涯,漸漸令他感覺行屍走肉。「我覺得自己被modify咗做社會零件。」

不甘如此下去,立青想到自己從前最嚮往的電影工作,便毅然把自己儲下來的錢用作學費,重返校園修讀相關課程——縱使他那時已經26歲,完全反「起跑線」。「屋企人覺得我好crazy!但係我想趁自己仲有能力時試吓,衰咗都心甘命抵!」

畢業在即,雖然現實和電影行內前輩都告訴他,這個行業在香港已成夕陽,但他卻十分豁達。「冇得做,咪最多做相關嘅工囉,我冇後悔揀呢條路就得啦!」



#健康企業管理

由細到大,我每個人生嘅選擇,都會因為順我父母嘅意思打「安全牌」。好似升中四揀科,父母會認為:「你數學OK㗎,梗係讀理科啦!」其實我對某啲理科科目唔係咁有興趣,但結果我都係揀理科。會考,我因為爭兩分入唔到大學,惟有報讀High dip,見有科叫「健康企業管理」,諗住有理科又有商科,好似唔錯,點知入讀之後,先知好伏!

「健康企業管理」係乜嘢嚟呢?其實讀完出嚟嘅工種,係去萬寧、屈臣氏做健康大使,賣supplement嘅sales,又或者喺健身中心做教練,所以中途我同屋企人嘈過轉科,但係佢哋認為我無謂嘥錢,應該讀埋佢,我就照讀埋佢,不過出到嚟張張刀冇把利。


#每日十二小時

攞住個High Dip,我做過唔同嘅工:政府統計處、喺牙醫診所訂購牙醫用品、喺NGO處理賣旗聯絡嘅工作,亦都試過去日本拉麵舖做兼職廚房……我一直都搵緊,到底有乜嘢工,我係可以一直咁做落去呢?

然後我做咗一份地盤嘅行政文員工,因為項目要埋尾交數,我每朝八點要返到個site,放工都係夜晚八點後嘅事,第二朝都係八點要返到去……當時我仲整親尾龍骨,感觸好大,覺得自己被modify咗做社會零件,返工返到好似行屍走肉咁,我翻覆問自己,最鍾意係乜嘢呢?想做啲乜嘢呢?最後我諗番起,我細個好想拍電影,好想喺電影環境下工作,既然係咁,點解我唔向呢方面發展呢?


#反對最終無效

因為BU(浸大)嘅AF(電影學院)喺電影行好出名,我屎忽痕去報佢嘅表演技巧,冇收到我;轉去報OU(香港公開大學),有一科叫「Creative Writing & Film Arts」有晒美術、camera,又有寫作嘅嘢學,我一睇就覺得:係呢科喇!

重返校園,屋企人同親戚都好反對,覺得我好crazy、好唔成熟,已經26歲人,應該係打工、儲錢,跟住買樓結婚;但我同佢哋講,電影係我好難得搵到人生嘅熱情所在,我寧願放手一搏,好過乜都唔做!佢哋可能見我返工返到冇晒靈魂,最終都肯俾我試吓,我就用晒所有儲落嘅錢嚟交學費,插班入讀Year 2。完咗第一個sem,以前從未揸過cam嘅我,仲膽粗粗買咗我人生第一部拍片用嘅富士機,二手價都要萬三蚊,但係我覺得部機嘅body望落幾靚仔,哈!



#困獸鬥焗桑拿

多咗嚿嘢(相機)去學,加上我比好多人遲咗去讀書,所以我除咗寫嘢之外,仲會join唔同嘅人拍嘢、去玩比賽,cam、收音、打燈、PA我全部都做齊,又會主動搵啲圈內人傾吓偈,我想用最短嘅時間,追番我落後咗嘅進度。

試過通宵拍幾個shot,試過連續幾日幾個人困獸鬥咁度劇本,又試過夏天十幾廿人喺間airbnb,為咗唔想收音有冷氣聲,成班人喺入面「焗桑拿」;甚至試過連續七日都出crew,喺出面過夜……一班人好熱血咁做好一件事,好唔簡單,雖然都有嗌交嘅時候,但真係好開心!

最有趣係,我讀咗電影之後,連睇戲都發現多咗好多嘢,好似《花樣年華》呢套戲,基本上係讀電影一定會有嘅教材,我每睇一次,都會發現新嘅嘢,好厲害!



#想表逹的憤慨

不過,唔知係我好彩定唔好彩,我讀番書呢幾年,香港就發生翻天覆地嘅巨變。我嗰陣啱啱返番學學寫嘢,正值社運,大部份同學都好受呢件事影響,寫緊嘅創作,都係好多所見所聞嘅無奈同憤怒。

記得我讀第二年時,有同學嘅劇目講極權同壓迫,學校spot到張海報有敏感內容就censor咗;有啲血氣方剛嘅同學,原本final year project係拍反烏托邦內容嘅電影,但阿Sir為咗保護我哋,都提醒我哋唔好講得咁明顯……呢啲事情,都令我感覺到香港搞創作,好多嘢係愈嚟愈冇得明言,藝術審查愈嚟愈嚴重。

社運之外,仲有呢個死人疫情,好多嘢已經停咗冇得做、冇得拍,連我哋FYP嘅拍片都要被迫解散埋,我惟有轉寫小說。


#前世因今世果

我大概6、7月就完sem,我嘅full time學生證去到9月都收皮。因為我讀完書出嚟,真係一洗如貧,哈哈!所以我已經搵緊工。

入唔入到電影呢行呢?我聽好多電影人都講,電影喺香港已經愈嚟愈式微,疫情加上創作自由度愈嚟愈低,有時我都會諗:我追夢嘅時間,係咪揀得唔啱呢?有啲同學甚至話:肯定係前世做錯事,今世做影視,哈哈!但係佢哋都好有passion、好乸堅,咁嘅時勢下依然會去出crew拍學生電影。

而我呢?拍唔到電影,咪搵啲相關工作做、第二啲嘢做囉,生計面前,人人都要跪,有得做已經好好,之後再有機會拍嘢,情況許可嘅話,我都會返出嚟拍,因為我真係冇後悔揀咗呢條路。



撰文:阿鹿 @finstin_hk

攝影:@filming_road

排版:Pop巴打

支持我們繼續寫:

bit.ly/support_firstin


搵佢拍野? [email protected] / DM 我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