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好自己,變得強大

今天遇上這位讀中文的年輕人。


他來到,是因為被捕保釋後的這兩年,總覺得心驚膽跳;心驚的不是自己被上門正式拘捕,而更是起訴後,麻煩到身邊的家人朋友。然後,不止麻煩到親朋,更不想麻煩到社工、輔導員等的所謂的專業人士。他說,家人朋友與社工的心靈,就好似半杯水一樣,大家都有自己的負面情緒,如果他再向身邊人倒入水,豈不是讓別人的杯都更多苦水、都更不快樂嗎?


不過,他還是來了。因為實在是不快樂,實在是前路茫茫,實在是失去希望。他說,未來的香港,一就是港人都被同化;一就是集中營般的世界。嗯,未來似乎真是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