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疫市求存 大學生捱毒拆廢料 中彈少女日做廚房11個鐘

武漢肺炎重創本港經濟,不少抗爭者在「疫市」下求存。有大學生為幫補家計,去廢料工場拆解金屬,肺部懷疑受粉塵和有毒化學物損害,現時連行斜路都會喘氣。讀聲樂少女去年11月因為中彈休養兩個月,身體康復後遇上疫情,為了賺學費和生活費,在黃店餐廳日做11小時廚房。「我要返工」良心平台負責人「Pop巴打」指,受疫情影響,近月職位空缺銳減8成,「好多手足嚟搵我哋,但我哋都係愛莫能助。」 「Pop巴打」曾任職社工,去年中與幾個朋友成立「我要返工」平台。他指,去年11月抗爭活動高峯,單月曾收到868職位空缺,很多僱主不介意增設職位聘請抗爭者,甚至有一群中產太太聘請抗爭者洗車。但隨武漢疫情爆發,今年2月只有127份空缺,跌幅逾8成,「以往良心僱主,去到2月時候佢成間舖已經執咗笠、消失咗。」現時很多零售、飲食小店亦都艱苦經營,昔日增聘職位亦都取消,「最多回覆就係對唔住,我哋其實自己都經營困難,或是我哋就快做唔住。」 金屬拆解員每日吸粉塵 身體毛孔被堵頭髮流黑水 疫市下職位難求,抗爭者惟有做高危工作。大學生Leo(化名)曾經有一份穩定兼職,有一次忍不住反駁「藍絲」老闆,結果失去工作。他今年初應徵一份金屬拆解員,在新界偏遠工場拆解金屬廢料。他憶述,當用切割機分解金屬塊時,會傳出濃烈機油味、天拿水和有機化學味,金屬塊在切割後會放入機器粉碎,產生大量金屬粉塵,「佢可以大塵到連能見度一米都見唔到。」Leo很深印象是第一日上班後,脫下長褲,大腿的毛孔被粉塵堵塞,全是黑色一點點。

Leo自嘲,每日下班後都不似人形,頭髮沾滿粉塵糾結在一起,兩次洗頭都流出黑色污水,防塵面罩使用兩日,濾芯已經積滿粉塵。工場流失率極高,幾乎每日都有人離職,隔幾日又有人因為經濟拮据加入,賺取800元日薪。Leo說,家人在疫市下失業和停工,自己要分擔經濟壓力,已經堅持做了近兩個月,近期行斜路也覺得喘氣,懷疑肺功能受損,「你都唔知吸咗乜落個肺度,你完全唔知個肺係乜環境。但係無計,為咗生活都要頂落去囉。」 理財顧問失業轉做7仔 廚房兼職亦不保 經濟寒冬下,一些高收入抗爭者都要向下流動。90後John是理財顧問,在運動爆發前月入最高5、6萬元,經常出入商業區見客。他在去年6月起全身投入逆權運動,幾乎沒有缺席任何一場抗爭,「出嚟之前掙扎好細,因為我覺得良心感召大過好多物質上利害關係。」投入抗爭令收入銳減至每月數千元,為了維持生計,他選擇跨區做夜間7-11店員,「唔使同人交代咁多,好似阿John仍然好正常過緊佢日子。」

John擔心撞見熟客或朋友,盡量做執倉、後勤工作,「我有個擔心就係大家唔會體諒你情況,同埋我覺得要交代都唔係一件易講事。」去年市道轉差,John失去便利店工作,當時他仍抱有信心,「唔做呢份就搵其他囉,我7仔都肯做,有乜搵唔到?」今年初他在黃店餐廳做廚房兼職,卻遇上武漢肺炎襲港,「(客人)真係跌咗7成左右,原本晚晚無停手,變咗返去企。」餐廳老闆選擇保住長工,John又再跌入失業境況,要再重新求職。 黃店成疫市避風港 添職位聘更多抗爭者 疫市下仍能堅持的黃店,成為很多抗爭者「避風港」。讀大專的Amy(化名)去年被政見不同補習社老闆解僱,去年底更因為被催淚彈擊中要休養兩個月。她指,自己一直靠兼職維生,「升上大專時候,當時屋企人已經唔幫我交學費,當時第一期學費係我班主任借畀我。」今年初她幸運在一間黃店餐廳找到工作,每日最長工作11小時,負責買食材、處理材料、送餐、收餐、洗碗和埋數,「去到(夜晚)7、8點你已經係,你個人體力開始不受控制,你會想舂眼瞓。」 老闆為了讓更多抗爭者有工作,盡量平均分配兼職工時。現時Amy每周工作3、4日,有時被調派去調配飲品,每日可賺約600元。她指,收入僅僅夠生活,疫情下她仍堅持自己理想,目標在今年內考獲聲樂8級,現時每周都會上聲樂課,每堂學費350元,「返一日半(人工)大概學到兩堂。」 她說,疫情煞停抗爭,很多抗爭者未能回復到「正常生活」,自己亦一度很迷惘,最近慢慢明白最重要是先照顧好自己,等待下一個抗爭時機,「當嗰一刻你知道要出去(抗爭)時候,你依然會出去,已經足夠。而唔係強迫自己喺一個自己未顧得掂自己情況下,依然要去令件事繼續。」

黃店生意跌三分二 老闆寧自己減薪拒裁員 疫市下黃店艱苦經營,深水埗「甜一刻」負責人鄭先生指,近日政府推出「隔枱」和限聚令後,生意較高峯期大跌三分二,靠外賣彌補。他指,店內8成員工都是抗爭者,有員工見客人大減,主動要求減少工時。甜品店現時雖然未到告急,但鄭先生率先將自己每月在店舖的支薪減半,盡量保住員工生計。 鄭先生指,自己去年中頂手店舖,全職打理店舖,隨後爆發逆權運動,黃色經濟圈冒起一度令生意額增加。但疫情成為生意轉差轉捩點。近日港府要求「隔枱」,店舖由22張枱縮減至11張枱,又推出限聚令,「試過一晚可以(生意)差到員工話好悶,想搵啲嘢做。」有員工甚至主動要求減工時,幫老闆節省人力成本。 鄭先生指,疫市下不會裁員,只是員工平均工時會縮減。他慨嘆,近期多了抗爭者敲門求職,自己都未能提供更多職位,「真係講個捱字,大家努力捱過呢段時間。」他呼籲,支持黃色經濟圈的市民,應多關注告急小店,自己之前都光顧同區告急黃店「金芝龍」,「大家都平均分散幫襯唔同小店,唔好一窩蜂支持好大黃店,留意返小店都出心出力做好多嘢。」

59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