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聽講話:找回真正的自我實現



「請問近年在囚人士的數據是怎樣的?例如有幾多人出獄後就業困難?」問這兩個問題的,是一名正打算申請基金資助、正在撰寫計劃書的女士。她補充,計劃書要求申請人列出在囚者情況的數據,以證社會上確實有此需要。

可惜的是,官方公佈的數據是有限的,即使有,數目對比整個香港七百萬人,仍然是少數的、邊緣的。餘下的,「只有」活生生的故事。我回答說:「更新青年正正就是社會中被忘記、被遺下、毫不起眼的,也正是如此,與其同行才顯得更有需要和意義。」

又一場更新人士分享會。當談到更新青年在就業上的困難,其中一個最大難處,是不少具有一定學歷和專業資格的港人,自此失去本身已計劃好的職涯規劃,例如社工不能成為註冊社工,老師不能成為註冊老師。有參加者問,如果根據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這些在二○一九年後出獄的專業人士,豈不是難以實現理論中的「自我實現」層次?



這位剛出獄的青年學生的回應可謂一語道破。「我們自小的自我實現或夢想,都被教育要回答一個職業。兒時理想總是律師、醫生、社工,這是職業,不是理想。」他補充道,我們要幫助這些朋友,找回真正的自我實現、真正想在人生中實踐的理想。哇,出獄青年們果然說得對,二○一九年後,獄中的學術水平大大提升。還有,青年人比我們這些「成熟人」看得更通透。


不過,也確實有些情況,是較難實現理想的。他大學畢業,因為某罪被判刑數月,出獄後,欲與伴侶申請加拿大的救生艇計劃,開展全新生活。誰知加拿大官方回覆指,由於申請人具有「可公訴罪行」,而該罪行是可以同樣在加拿大法例下判罪,由於無法證明申請人不會在加國境內重犯,其申請就被無情拒絕,移加無期。連伸手歡迎港青的西方國家,也無法接納這些具案底的更生人士,他/她們又何去何從?


無論如何,與這些出獄朋友相處,總有種有趣的感覺:他/她們看來都是很有能量的人,說話與做事都很爽直,很有個人想法,然後會極力幫助其他過來人,並不覺得他/她們是在邊緣之中。也是的,就連幾年漫長法律程序和監獄生活也捱得過,現在的困難又算得甚麼呢?


原文刊於《時代論壇》專欄【聽講話】:


文:Pop巴打


作者:「我要返工」良心平台(findagoodboss.com)創辦人;堂會執事;青年社創人;神學院學生;相信如果停止求變、創新和思考,一樣會成為當日自己批判的「老海鮮」。


————

初試啼聲文章重溫:


專欄【聽講話】重溫


刊登空缺/登記求職/商業廣告:

支持我們繼續寫:

19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