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聽講話:誰不信,就不能在天家再聚

這天跟幾位青年人開讀書組,閱讀「好青年荼毒室」談哲學的書,書中有很多主題,例如移民、民主、戀愛等,而當日的主題是宗教。不知巧合還是社會現象,來讀書的青年人,大多數都沒有宗教信仰,有信仰的,巧合都是三十歲以上的同工,而且都是來自基督新教。因為大部份青年都沒有宗教信仰,那就自然變成邀請幾位同工分享自己的信仰歷程,看看大家是如何遇上這位上主。


這個分享環節其實也考起了我。本來,分享得救見證不過是信仰中最簡單不過的事,但這數年,因為不斷批判那種「倒模式」的得救見證:病了得奇蹟醫治、壞習慣得到一百八十度的改變、黑社會變為善良人等等的「見證」,結果來到這刻,卻有點不知從何說起。確實,在青年眼中,信耶穌的社會賢達,也未必是善良人,甚至是有份壓榨這代青年的其中一員。

最後,我說我的見證應該就是「選擇善良」──信仰予我最大的指引和力量,是無論何時都堅持選擇成為善良的人。如果我能夠做到,這就是我的得救見證了。

席間也有一位青年人分享她與基督教相遇的負面經歷。青年人說,有次她年紀老邁的親戚進入彌留狀態,其中一位信仰基督教的親戚就找來了自己的牧師到醫院,要趕緊為彌留者舉行決志和洗禮儀節,好讓「在天家可以再會」。

可是,恆常不過的牧師工作,在青年人眼中原來是很反感的。她說,牧師很急趕地為彌留者決志,作為後輩,她不知也看不見彌留者的心願(因彌留者只能輕微點頭回應),在她眼中,是牧師和宗教禮儀霸佔了大家最後目送親人的時間。然後,牧師也好心地向其他家屬傳講福音,說如果大家未有決志信主,逝去者也不能與各位在天家再聚。青年人說,這個情緒勒索,她最反感,也感覺很殘忍。

聽罷,我不敢站在高地批判她口中說的那位我不認識的牧者,因為我們圈內,都習慣如此實踐宗教禮儀。可是,當宗教禮儀和死後得救的強烈信念凌駕人本和處境,不知這是不是我們和上主樂見的事?你可以說這是年輕「非信徒」的偏執,但青年人不在堂會,是事實,也是我們在圈內待久了的人很應該反思的現象。

原文刊於《時代論壇》專欄【聽講話】:


文:Pop巴打

作者:「我要返工」良心平台(findagoodboss.com)創辦人;堂會執事;青年社創人;神學院學生;相信如果停止求變、創新和思考,一樣會成為當日自己批判的「老海鮮」。


————

初試啼聲文章重溫:


專欄【聽講話】重溫


刊登空缺/登記求職/商業廣告:


支持我們繼續寫:

2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