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這位29歲的青年,在法庭上承認「存有炸藥意圖危害生命或財產罪」,最高刑期為判囚20年。控方提出以當年葉繼歡管有炸藥遭判囚 18 年一案,作為量刑參考,辯方則認為可考慮 12 年為量刑起點。


不論是12年還是18年,對於一個人的一生來說,都是非常漫長的年日,更何況,牆內的生活可能都不容易捱。


這幾天認識了一個IG的負責人,今天也讀到她們在《獨媒》的訪問,20歲的她提到「在囚的日子一點都不好過,無力感、經濟壓力、獄中環境,容易令人迷失自我和信念」。


例如,她說:「入獄之後,她最先做的是在筆記簿上,寫下自己未來想做的事情和計劃,『我最驚就係唔記得咗自己係邊個。』在獄中,她遇過販毒犯、偷渡犯、商人、虐待子女的人,為免自己被同化,她不敢和別人有太多交集;但為了讓生活好過些,她又不能不認識一些『朋友』:『但又唔可以太熟,要小心被人攞著數』。」一句到尾,就是三個月都已經「好難捱,精神折磨好大」。


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獄後,她開設了社交媒體「一釋尚存」,希望為大家戴上VR,以更近距離的第一身視覺,了解在囚者的生活和內心世界,從而知道如果我們要支援,應該如何支援。對,我們不認識對方的生活,又如何可以提供到位準確的幫助呢?(聽說支援在囚者